欢迎访问述说历史!微信公众号:

中国供奉佛骨舍利的历史发展 佛骨舍利分布

时间:2018-11-23 13:19:04编辑:浮泊凉

对于佛骨舍利的形成亦真亦幻,中国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供奉佛骨舍利,佛骨舍利的分类有很多种,至今为止,中国哪些地方还供奉着佛骨舍利?佛骨舍利的分布情况是怎样的?

据历史文献记载,我国境内曾有四大名刹供奉释迦牟尼真身舍利。岱州五台及终南五台之舍利,在唐武宗会昌年间灭法时敕令毁坏;泗州普王寺之舍利也于清康熙十九年(1680)沉入洪泽湖中,此三寺的真身舍利已无法见到。

唯有法门寺地宫是目前国内得以保存释迦牟尼真身舍利的地宫。地宫于唐懿宗咸通十五年(874)年封闭直至这次发掘,1113年间从未被移动过。这次发掘共发现佛指舍利4枚。据唐释道宣《集神州塔寺三宝藏通录》记载,显庆五年(660年)春三月,敕取法门寺舍利往洛阳宫中供养,“皇后(武则天)舍所寝衣帐直绢一千匹,为舍利造金棺银椁,数九重,雕镂穷奇”。

中国供奉佛骨舍利的历史发展 佛骨舍利分布

法门寺所收藏的佛指骨舍利,极其受到历代信佛帝王的尊崇与信奉,在唐代时更是达到了狂热的程度。自唐太宗以降,朝廷多次加以殊礼,据唐宪宗敕命撰写的《佛骨碑》中所记载:“太宗特建寺宇,加以重塔;高宗迁之洛邑;天后荐以宝函;中宗纪之国史;肃宗奉之内殿;德宗礼之法宫。”唐贞观五年(631年),唐太宗开启塔墓,以舍利示人。舍利出土之时,瑞光四射,四方民众,蜂拥寺内,同观佛光。从此,震荡大唐朝野达200多年之久的“佛骨旋风”拉开了序幕。

第二次奉迎佛骨发生在唐显庆五年(660年),唐高宗李治一生信奉佛法,对于“三十年一开闭,开则五谷丰登,兵戈自息,天下太平”的礼迎佛骨之事自然热衷。敕令将佛骨从法门寺迎请到东都洛阳,并由道宣律师主持法事。在由法门寺经长安到洛阳的数百里路途中,僧俗士民络绎不绝,翘首踮足,急欲一睹佛骨风采。这次礼佛活动时间很长,规模很大:佛骨在京师供奉了4年之久才送回法门寺,并敕令为舍利建造了九重金银棺椁,以为供奉,皇后武则天也施舍了衣帐、直绢1000匹。

第三次奉迎佛骨是在武则天称帝后的武周长安四年(704年),武则天早年为妃嫔时,曾被迫迁出宫中,削发为尼,度过了一段黄卷青灯的孤苦年华,便和佛教结下了缘分。于是,崇佛的高潮再度掀起,一时之间,烧指顶缸者争先恐后,舍财投宝者不计其数,种种香花鼓乐、华盖幡幢,如海如潮,盛况空前。

第四次礼佛发生在唐肃宗上元元年(760年),“安史之乱”尚在继续,国难当头,唐肃宗临阵奉佛,希望止息兵戈,社稷安宁。这次迎奉佛骨的时间和规模都比前几次小得多,气氛也很不同,“道俗瞻恋,攀缘号诉,哀声振薄”,一派三界火宅、众苦煎熬的悲戚景象。

第五次奉迎佛骨在唐贞元六年(780年),当时的唐朝处于“藩镇割据”的局面。藩镇诸将,胡族甚多,尤崇佛教。唐德宗的奉佛之举,或许正是为了笼络这些地方实力派吧!

中国供奉佛骨舍利的历史发展 佛骨舍利分布

第六次奉迎佛骨是在唐元和十四年(819年),唐宪宗派专使往法门寺,将佛骨迎入宫供养三天,然后率皇室人员及文武百官一一礼拜,并交京城佛寺轮流供奉。唐宪宗的这一举动震动京城,王公士庶奔走相告,“焚顶烧指,千百为群;解衣散钱,自朝至暮;转相仿效,唯恐后时;老少奔波,弃其业次”。整个长安城掀起崇佛狂潮。

这使刑部侍郎、著名文学家韩愈十分忧虑,奋笔写下《谏迎佛骨表》上奏皇帝。他拍着胸脯慷慨激昂地表示:假如佛陀真能显灵,施人祸祟,那么所有的灾祸都由我韩愈来承担,上天作证,决不反悔。崇佛极深的唐宪宗哪能接受韩愈的逆耳忠言,一怒之下,要将韩愈处斩。众宰臣苦请从宽,最后韩愈得免死罪,但被贬到当时边远瘴疠的广东潮州。

迎请佛骨最为铺张的莫过于唐咸通十四年(873年),第七次迎取佛骨。是年春,唐懿宗诏令大德高僧数十人恭迎法门寺佛骨,朝中百官纷纷上疏劝阻,但唐懿宗却说:只要能见到佛骨,死也心甘了。为了奉迎佛骨,在皇帝的亲自安排下,长安倾城出动,官民齐做准备,从长安到法门寺的100千米之间,车马昼夜不绝,沿途都有饮食随时供应,称“无碍檀施”。

沿途制作数以万计的浮图、宝帐、香舆、幡花、幛盖、幛伞。其中用金银宝物制成的宝帐香舆,用孔雀鹬毛装饰宝刹,宝刹小者高一丈,大者二丈高,抬一座宝刹要用轿夫数百人。迎请佛骨的仪仗车马,由甲胄鲜明、刀杖俱全的皇家禁军导引,文武大臣护卫,名僧大德供奉,长安各寺僧众拥戴,成千上万善男信女膜拜,音乐沸天,旗旌蔽日,绵亘数十里。长安城里的豪富还在每条街上用绸缎结扎成各式彩楼,并饰以珠玉金宝,五光十色,巧夺天工。

中国供奉佛骨舍利的历史发展 佛骨舍利分布

同时,他们还施舍钱物,号为无遮会,争奇斗富,场面之盛令人叹为观止。唐懿宗亲往佛寺,恭迎佛骨入城,并顶礼膜拜,泣不成声。在奉迎佛骨的日子里,召请两街供奉僧入内,赏赐金银布帛,还把佛骨迎入皇宫内道场,设金花帐、温情床,铺龙鳞之席、凤毛之褥,供奉三日然后送出,先后安放于安国寺、崇化寺,宰相以下文武百官竞相布施金帛供奉。由于皇帝带头迎拜佛骨,长安城内虔诚的佛教徒更是如痴如醉。

为了表达对佛的虔敬,有的在佛骨面前砍断自己的左臂,用右手拿着断臂,一步一叩首,血流满地;有的肘行膝步,爬到佛骨面前;有的用牙咬断手指,用火烧手指,在佛骨面前发誓许愿;还有的头顶干草,点火燃起,直至头顶焦烂,哭卧于佛骨面前。在这场规模空前的迎请佛骨活动中,君臣士民皆激动不已,沉浸在宗教狂热之中。

除皇室、百官、豪富争施金帛外,长安城内各坊里百姓组织社团,凡居民无论男女长幼,每人每十日捐钱一文,积钱无数,法门寺地宫内的稀世珍宝,大多是唐懿宗迎请佛骨送归时奉献的。然而,唐懿宗在大张旗鼓奉迎佛骨的第二年便死去了,唐僖宗继位登基后,立即诏令将佛骨送回法门寺,在仪式上也大大从简,远没有迎出时那番热闹了。饱经流离、生逢衰世的百姓,呜咽流涕,执手相谓:“六十年一度迎真身,不知何日能再见。”

本文标签:佛骨舍利 黄巢起义
本文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