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述说历史!微信公众号:

欧洲日耳曼民族的发展历史,日耳曼民族的领导者是谁?

时间:2018-11-04 08:00:00编辑:浮泊凉

1852年10月,在这个动荡不安的国家里,共和政府突然倒台,但这个结果并不出人意料。拿破仑三世——前荷兰国王路易斯·波拿巴的儿子,那位伟大叔叔的小侄子,重新建立起法兰西帝国,还自封为“受上帝恩赐,谨遵人民意愿”的皇帝。

这个年轻人曾在德国接受过教育,因此他说的法语总是带着明显的条顿口音(就像第一个拿破仑一样,说法语时总是带着浓重的意大利口音)。为了自身的利益,他用尽拿破仑所用的方法。但他树敌颇多,对于能否登上那个近在眼前的王位,他也不是很确定。他获得了维多利亚女王及其部下的支持,这一点非常重要。至于欧洲其他国家的君主,并不把这位法国国王放在眼里,整日思考着如何才能想出一些新方法,向这位“善良的暴发户兄弟”表达他们深深的鄙视。

于是,拿破仑三世必须想出一个能够消除敌意的方法,要么通过和平手段,要么通过暴力手段。他深知,“荣誉”一词还深深埋在法国人的心中。既然他不得不为了自己的皇位而放手一搏,那就押上整个帝国的未来好了。他以俄国攻击土耳其为借口,发动了克里米亚战争。英、法联军支持苏丹抵抗沙皇。这场战争让法国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却没什么收获。不论法国、英国还是俄国,都没有赢得足够的荣誉。

欧洲日耳曼民族的发展历史,日耳曼民族的领导者是谁?

不过克里米亚战争还算做了一件好事。它给了撒丁国王一个自愿站在胜利一方的机会。战争结束后,加富尔也有机会向英、法两国索要回报。

加富尔利用国际局势,让撒丁王国成为欧洲主要势力的一支。1859年6月,这个聪明的意大利人在撒丁和奥地利之间挑起了一场战争。他用萨伏依地区和意大利小城尼斯作为交换条件,得到了拿破仑三世的支持。

法、意联军在马詹塔和索尔费里诺将奥地利军队击败,原先属于奥地利的省份和公国,都被划入统一的意大利王国。佛罗伦萨成为新意大利的首府。1870年,法国召回驻守在罗马的军队来抵抗德国人。法国人前脚刚走,意大利人后脚便来到这里,撒丁家族住进了古老的奎里纳王宫。该王宫是一位教皇在君士坦丁大帝浴室的废墟上建立起来的。

教皇渡过台伯河,藏在梵蒂冈的高墙后。1377年,被流放阿维尼翁的教皇回到了梵蒂冈,此时这里已成为他继任者们的家园。他向占领了自己领地的窃贼大声发出抗议,还呼吁那些忠实的天主教徒,希望他们能够同情他所失去的一切。

欧洲日耳曼民族的发展历史,日耳曼民族的领导者是谁?

回应他的人却很少,数量还在不断减少。因为教皇一旦脱离了国际事务,就可以把时间全部用来解决人们的精神问题。远离了欧洲各国政治家们的争吵,教皇重新获得了尊重,这对教会的发展大有帮助。教会成为一股新的国际力量,推动了社会和宗教进步。和大多数新教相比,它在处理当代国际纠纷时显得更为明智。就这样,维也纳会议想让意大利半岛成为奥地利外省的计划失败了。

但德国问题还悬而未决。事实证明,这个问题是最难解决的。1848年革命失败,大量精力充沛、渴望自由的德国人移民到其他国家。这些年轻人来到美国、巴西以及亚洲和非洲的新殖民地。他们在德国未完成的工作则被另一群人接手。

德国议会解散后,自由主义者建立统一国家的尝试也失败了,于是德意志各国在法兰克福召开了一场新议会。普鲁士的代表就是我们之前提到过的奥托·冯·俾斯麦。如今,他已经得到普鲁士国王的完全信任,这也是他所要求的。他并不在乎普鲁士议会或普鲁士人民的意见。他亲眼目睹了自由主义者的失败,因此他知道要想摆脱奥地利的统治,只有发动一场战争。

于是,他开始加强普鲁士军队的建设。他的铁血政策激怒了高层统治者,他们拒绝为他提供必需的资金。俾斯麦甚至不屑于争论。他继续实施自己的计划,从普鲁士的皮尔斯家族和国王那里得到了资金上的支持,不断扩充军队。随后,他便四处寻找能将所有德意志人民的爱国热情激发出来的国家层面的理由。

欧洲日耳曼民族的发展历史,日耳曼民族的领导者是谁?

德国北部有两个小公国石勒苏益格和荷尔斯泰因。自中世纪起,这两个国家就麻烦不断。两国都住着一定数量的丹麦人和德国人,尽管他们受丹麦国王统治,却不是丹麦的一部分。这就引发了无穷无尽的矛盾。我并非刻意提起这个已经被遗忘的问题,最近签署的《凡尔赛和约》似乎把这个问题解决了。但荷尔斯泰因的德国人非常不满丹麦人实施的暴行,石勒苏益格的丹麦人则努力要维护本国的传统。于是,整个欧洲都在讨论这个问题。

德国的男声合唱团和体操协会聆听了“被抛弃的兄弟”慷慨激昂的演说,内阁大臣们却没有搞清楚他们究竟想表达什么。可此时,普鲁士已经派出军队,要“收复失去的国土”。奥地利——日耳曼联盟的领导者,绝不允许普鲁士在如此关键的问题上采取单独行动。于是,哈布斯堡军队也加入进来。两个强国组成的联军越过丹麦边境,击退了丹麦人的奋勇反抗,占领了这两个公国。于是,丹麦人向欧洲发出求救,欧洲却置之不理,可怜的丹麦人只好听天由命。

随后,俾斯麦便着手准备他统一计划的第二步。他以战后的利益分配为借口,与奥地利发起了争执。哈布斯堡家族掉入了陷阱。俾斯麦和他忠实的将军们率领着一支新组建的普鲁士军队入侵了波西米亚,在不到6周的时间,便将奥地利最后一支军队消灭在柯尼格拉茨和萨多瓦,打开了通往维也纳的大门。但俾斯麦并不想做得太过,他深知自己还需要一些欧洲朋友的支持。

他向战败的哈布斯堡家族提出和解,只要他们愿意放弃联盟的领导权。但对于那些曾站在奥地利一边的德意志小国,他就没那么仁慈了,把他们全部划入普鲁士领土。于是北方的大部分国家形成了一个新的组织,也就是所谓的北日耳曼联盟。获胜的普鲁士成为日耳曼民族的非正式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