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述说历史!微信公众号:

欧洲社会革命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为什么会爆发社会革命?

时间:2018-11-04 08:00:00编辑:浮泊凉

新机器的价格非常昂贵,只有有钱人才能支付得起。从前在小作坊里独自劳作的木匠和鞋匠不得不出卖自己的劳动力,受雇于新机器的拥有者。虽然他们赚的比以前多,但他们还是喜欢以前的生活,因为他们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自由。

在过去,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工作都是由独立劳动者来完成的,他们坐在自家门前的小作坊里,拥有属于自己的工具,还可以管教自己的学徒。在行会规定的范围之内,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来经营生意。他们过得非常简单,尽管不得不长时间地工作,但他们始终是自己的主人。如果某天他们起床发现当天很适合钓鱼,他们就会去钓鱼。没有人会对他们说“不”。

但机器的出现改变了这一状态。从本质上讲,一台机器不过是一件被放大数倍的工具。一辆速度为1英里/分钟的火车其实就是一双速度更快的腿,一台能够将厚铁板砸平的气锤就是一对力气更大的铁拳。

虽然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有一双好腿和一对强有力的拳头,但一辆火车、一个气锤或一个棉花厂却非常贵重,其价格不是一个人所能承担的。所以通常情况下,一伙人会共同出资购买这些设施,然后按照投资比例对铁路或棉纺厂产生的利润进行分成。

因此,人们不断对机器进行改造,直到它们能真正应用于实际并带来利润,生产这些大型器械的厂商开始四下寻找有足够现金来支付这些机器的客户。

欧洲社会革命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为什么会爆发社会革命?

在中世纪初期,当土地几乎成为财富的唯一象征,贵族们便被当成唯一的有钱人。但正如我在前一章跟你们说过的,他们拥有多少金银并不重要,因为当时的社会还处在以物易物的阶段,用奶牛换马匹,用鸡蛋换蜂蜜。在十字军东征期间,东西方之间的贸易得到恢复,城市的自由民从贸易中积累了大量财富,这对贵族和骑士构成了严重威胁。

法国大革命将贵族的财富彻底耗尽,却大大增加了中产阶级或“资产阶级”的财富。大革命之后,整个欧洲都陷入动荡不安的局面,许多中产阶级却有机会从世界各地获得更多的财富。国民议会没收了教会的所有土地,并将它们一一拍卖。一些商人为了获得土地,便向议会行贿,其数额高得吓人。最终,他们将几千平方英里的昂贵土地收入囊中。后来拿破仑发动了一系列战争,在战争期间,他们用积聚的资本购买了大量的粮草和军火,再高价售出,以从中谋取暴利。如今他们所拥有的财富已经大大超出日常所需,足够让他们创建工厂,雇佣工人来操作机器。

大机器时代的到来,让成千上万人的生活都发生了巨大变化。仅仅在几年的时间内,许多城市的人口翻了一番。曾经人口密集、被市民当作真正的“家”的市中心,如今却满是简陋破旧的建筑。每天工人们都会在工厂工作11~13个小时,下班之后他们便回到这里休息。第二天早上汽笛一响,他们又要匆匆赶回工厂。

在一些远离城市的农村地区,人们都在谈论着到城镇里赚大钱的事。于是,那些习惯了农村无拘无束生活的农民也来到城市。在密不透风又满是油污的恶劣环境中,他们很快就失去了健康。最后,他们往往会死在贫民窟或医院里。

当然,从农场向工厂的转变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既然一台机器能完成100个人的工作,那么除了操作机器的那个人,剩下的99个人都会丢掉饭碗,所以他们非常讨厌机器,常常会袭击工厂,烧掉机器。但早在17世纪,保险公司就出现了。因此,厂主们得到了良好的保护,不用担心自己会遭受损失。

不久,更加精良的机器就被安装到工厂里,厂主们在工厂四周筑起高墙,骚乱也就停止了。在这个由蒸汽和钢铁组成的新世界里,旧时代的行会已经无立足之地了。它们消失不见,工人们尝试着组织起全新的工会。但厂主们凭借自身的财富,向各个国家的政客施加压力。他们来到立法机关,让他们颁布一项禁止工人们组织工会的法律,还给出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即工会妨碍了工人们的“行动自由”。

别把通过这些法律的国会议员当成阴险狡诈的人,他们都是大革命时期“自由”的真正子孙。在那个时代,人们甚至会因为他们的邻居不够热爱自由而杀死他们。“自由”是人类所应拥有的最基本的权利,因此工会不该决定工人们的工作时间和工资。工人们要一直“不受限制地在市场上出卖他们的劳动力”,雇主们也应享有同样的“自由”来经营自己的工厂。社会工业生产受国家控制的“重商主义”时代已经结束了。“自由”的全新定义认为,国家不应干涉商业的发展,让商业按照自身的规律来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