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述说历史!微信公众号:

华盛顿政府首任国务卿是谁?两大政治党派诞生时间!

时间:2018-10-30 19:00:00编辑:浮泊凉

1784年,杰斐逊被任命为全权公使,负责与欧洲各国进行签订商务条约的谈判,之后又被任命为驻法公使。直至1789年法国大革命爆发后,他才回到了阔别5年的美国,他一上岸就得知,根据新宪法当选为美国总统的华盛顿已任命他为首届政府的国务卿。当杰斐逊到达当时的首都纽约时,新政府已工作了近一年。在进入内阁开始工作后,他很快发现,在执政思想和方针政策上,自己与当时的财政部长汉密尔顿之间有着极大的意见分歧。

当然,开始时他们也有过短暂的合作。美国建国初期,国债高达7000多万美元,巨大的债务成为政府正常运转的主要障碍。汉密尔顿认为,要建立一个统一而不分裂的国家,美国政府就必须获得人民的信任和支持,为此他提出要全体人民纳税和由全体人民负责各州在独立战争期间所积累起来的债务;先由联邦政府收回各州在战时欠下的债务,再由政府以长期公债的形式分期偿还。当时已发行的国债券的实际价值,由于政府长期拖欠,已经大幅度贬值。

于是有些人主张按贬值后的债券价值偿还,这样就能大幅减轻政府偿还债务的负担。但是,汉密尔顿认为,国债是政府和个人之间的契约,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建立良好的公共信用是最根本的,所以必须按票面价值还债。杰斐逊对汉密尔顿的这一政策并不十分支持。他认为汉密尔顿坚持按票面价值偿还战时发行的公债,并由联邦政府承担各州公债偿还的做法,其实是把负担转嫁到了穷人的头上。

6616934793f282f7f9495a5fcb9350ce.jpg

因为原来民众中的很多公债持有人,后来为生活所迫,大都以低于票面价值的钱出卖了这些公债,这些人将因此蒙受重大损失。而且,在联邦政府成立时,有些州(如弗吉尼亚)已经把本州的公债还得差不多了,而有的州根本没有发行过公债。由联邦政府负责偿还州债的做法,只能使公债较少或无公债的州吃亏。尽管对这一议案有所不满,但由于财政问题有可能造成各州各行其是的危险,所以杰斐逊最终还是帮助汉密尔顿使国会通过了这一方案。

作为交换条件,汉密尔顿也协助他使国会通过了他提出的迁都计划,即将首都从纽约暂时迁到费城,然后永久定都于他的家乡——弗吉尼亚的乔治敦。可以说,这件事是他们两人在华盛顿内阁中唯一的一次合作。此后,两人在有关政府职权、经济发展等问题上的分歧越来越大。

在建国问题上,汉密尔顿是“工商立国”的积极倡导者。他从经济的角度出发,认为发展工商业关系着美国国力的强盛;如果一味依赖进口工业品,就会把处于农业国地位的美国的财富搜刮一空;虽然工商业不是国家财富的唯一来源,但是商业的繁荣,特别是机器的使用,将会提高国家的工业总产值和总的劳动力水平。

杰斐逊则是“农业立国”的主要倡导者。他希望建立的是一个以小农为主体的农业社会,反对发展工商业。因为他觉得自由平等的和独立的农民是政治民主的最好的基础,而工业资本主义的发展将破坏民主政治的基础。“当我们拥挤在大城市里面的时候,我们也将和欧洲一样腐化下去,而且和那里一样互相蚕食。”

17675630f4b955984583f862c59cc907.jpg

而且,“工匠阶级是罪恶的勾引者,是一个国家的自由会借以被全面推翻的手段”;相反,一个以小农为基础的农业社会则会培养人民的善良的品德,从而对于民主政治的巩固和发展大有裨益。杰斐逊对进行土地耕种的小农有着极高的评价,认为他们在任何时候都是一个国家最宝贵的组成部分。他在1785年的一封信里写道:“耕种土地的人是最有价值的公民。

他们是最为生气勃勃的、最独立的、最有德行的人,他们与国家联系在一起,并且用持续不断的纽带和它的自由及利益结合为一体。”因此,为防止美国这个新兴的民主共和国蜕变为专制的国家,就要把工商业排除在国门之外。

1790年12月,汉密尔顿向国会提出建立国家银行的报告后,杰斐逊成了反对以汉密尔顿为首的联邦党人的主要领袖。银行法案不但提出了财政问题,而且也涉及对宪法的解释问题。华盛顿曾就该法案是否合乎宪法征求内阁成员的意见。杰斐逊主张从严解释宪法,在他看来,设立国家银行是超越宪法范围的。

宪法明确规定了联邦政府的所有权力,而把其他权力保留给各州,所以联邦政府没有权力设立国家银行。杰斐逊关于从严解释宪法条文的阐述为各州有权解释宪法奠定了基础。而汉密尔顿则认为,创建银行尽管不是宪法所列举的国会权力,但它是从宪法所授予的“必要和适当”的其他权力的条款中引申出来的,国家银行对征税、贸易、提供公共防备经费都是必要的,而这些权力都属于宪法的列举权力。

8fd0caabd6b5ea4173a47dbedb2a7b72.jpg

由于汉密尔顿的观点更具说服力,华盛顿最终听从了他的意见,签署了该法案。汉密尔顿对联邦宪法的从宽解释,为日后最高法院首席法官约翰·马歇尔的“默许权力论”解释提供了先例。

在对外政策上,尤其是在对待法国革命的态度上,两人同样存在分歧。1793年,随着法国革命的深入,美国国内在对待法国大革命的问题上分成了两派:以工商业为主的社会上层仇视法国革命,下层人民则同情法国革命。公众的态度反映到政府内部,以杰斐逊为代表的一派同情法国革命,主张继续维持与法国的同盟关系,而不管法国内部的变化如何。

当英国和欧洲其他君主制国家纷纷对法兰西共和国宣战时,杰斐逊认为美国应遵循两国在1778年独立战争时达成的协议,给法国以一定的援助。而以汉密尔顿为代表的一派则对法国革命持敌视态度,汉密尔顿认为,美国应该置身事外,利用这个机会废除同法国的联盟关系。这场争论最后以华盛顿所作出的中立决定而告终。

汉密尔顿与杰斐逊的争论,其实质是中央与地方、集权与民主、工商业思想与农业思想的交锋,它反映了当时美国社会中存在的上层富豪与下层贫民、北部工商业经济与南部种植园经济的利益冲突。两人的思想都有可取之处,对美国的发展都是不可或缺的;由此杰斐逊的民主思想成了美国民主思想的精华,汉密尔顿则确立了联邦政府的权威性。同时,两人的政见分歧还促使美国第一次诞生了两大政治党派——联邦党和民主—共和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