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述说历史!微信公众号:

美国独立战争持续了多长时间?华盛顿的职位是什么?

时间:2018-10-30 11:39:30编辑:浮泊凉

七年战争结束后,英国政府与美洲殖民地的关系急转直下,战争看来似乎不可避免。1771年1月华盛顿在一封信中清楚地表达了自己的态度:“我将时刻记住,是为了保卫自由我们才拿起武器;一旦获得自由,首先要弃置不用的也应该是武器。”

1774年9月5日,第一届大陆会议在费城开幕,除佐治亚以外的12个殖民地均向大会派出了代表。会议讨论如何应付英国的威胁,决定向英王提交请愿书。1775年5月10日,第二届大陆会议在费城举行,此时独立战争已经打响,会议认为殖民地军队必须选出一名总司令。出于政治上的原因,会议考虑任命一位弗吉尼亚人出任这个职务,因为当时所有的战斗都集中在马萨诸塞一带,为了确保南方全力支持这场战争,所以任命一个南方人担任这个职务是合适的,华盛顿遂成为最佳人选。

6月,华盛顿受命任总司令。他作了简短的发言,对会议授予他这个职务表示十分感谢,并表示他将忠诚于这一事业。为表明自己的心迹,他又说道:“为了防止有损我声誉的不幸事件发生,我请求在座的各位先生记住,我今天在这里以最诚恳的心情宣布,我并不认为自己能胜任我荣获的这个职位。

d17bea346def88066915c1637154140f.jpg

至于报酬,议长先生,请允许我向大陆会议保证,我不会出于金钱的考虑来接受这项艰巨的任命,因为它将牺牲我的家庭的闲适和幸福。我不希望从中谋取任何利益:我会将我的开支严格记账,我毫不怀疑议员们会报销这些开支,除此之外我不需要任何报酬。”也就是说,华盛顿在接受此职是纯粹为国家服务。几天后,他向妻子寄去了自己的遗嘱,对财产事务作了安排。他在信中强调自己的能力有限,他并未谋求这个职务,希望妻子能够理解自己的苦衷。

在大陆军总司令的职务问题上,华盛顿无意谋取,然而一旦得到任命,却立即挺身而出,表示自己担当好这一职务的坚强决心;而且表示在职期间连工资也不拿,甘愿为之牺牲自己的一切;没有上战场,就先立下遗嘱。这些,足见华盛顿的为人及其为国牺牲的决心。

1775年6月17日,即华盛顿被任命为大陆军总司令的第三天,波士顿英军进攻驻守在郊外邦克山的民兵。民兵英勇还击,连续打退英军进攻,最后撤离了邦克山。英军虽然最终占领了邦克山,但是代价惨重。据英国战俘的回忆,2000人的队伍,死伤过半,而且军官占的比例很大,美国人阵亡人数却不超过四五百人。这次战役在美国革命史上具有重要意义,因为这是英国人和美国人的第一次正面交锋,大大鼓舞了北美人民的斗争士气,这一仗给了他们自信:不可一世的英国皇家军队并不是不可战胜的。华盛顿得知这一消息后激动地高呼:“国家的自由万无一失了!”

华盛顿接受大陆军的指挥权后,鉴于弹药严重短缺和大部士兵未受过严格训练,他采取强有力的措施整顿自己的部队,加强防御工事。邦克山战斗后,华盛顿率领大陆军和地方民兵把波士顿的英军包围起来,同时切断英军在陆上的供给线,迫使敌人于1776年3月弃城渡海而逃。波士顿的军队和市民在街头巷尾雀跃欢呼,庆祝这场“不流血的胜利”。波士顿的光复大大增强了北美殖民地人民争取独立的信心。

69182ff586e1abdd313869207ce330cd.jpg

一位英国政治家评论道:“这支英国陆军拥有一切必需的作战装备,还有一支强大的舰队作后盾,它是一支由精干的将领指挥的精干部队……然而,他们却被一支地方军经年累月、困苦不堪地围困在城内……这种撤退是不列颠国家的耻辱。”波士顿战役是华盛顿担任大陆军总司令后的第一仗,这一战役的胜利,使他上任伊始就赢得了大陆军官兵和整个北美大陆人民的信赖。

1776年7月4日,大陆会议通过了由托马斯·杰斐逊起草的《独立宣言》。华盛顿对《独立宣言》的发表深为满意,他认为这只是正式承认早已存在的事实而已。当时大陆会议内部还有一股主张与英国妥协的势力,《独立宣言》的发表有助于扫除军事行动的障碍。

7月9日晚,华盛顿向各军宣布:“本将军希望这个重要的事件将对各位官兵形成新的激励,在知道了祖国的和平与安全完全取决于(除上帝外)我们武力的胜利之后,他们就要忠诚勇敢地投入战斗。并且他们现在是为一个国家服务了,这个国家有足够的力量报答他们的英勇行为,授予他们一个自由国家的最高荣誉。”

与此同时,许多英国军舰载着2万英军和1万德国雇佣军开始攻打纽约。华盛顿率23000名美军进行了顽强抗击,但终因美军缺乏训练及寡不敌众,9月纽约失陷。由于美军屡次失利,加上经常有怯懦气馁的逃兵打击军心士气,华盛顿决心通过一次成功的袭击来鼓舞军心。

他认真总结了纽约失守的经验教训,在1776年寒冷的圣诞节之夜,冒着暴风雪率领2500名士兵偷渡特拉华河,26日上午突然向驻守特伦顿的普鲁士黑森雇佣军发起袭击。大陆军在当地渔民的帮助下,直捣雇佣军兵营,敌军被迫投降。在这场著名的“特伦顿之役”中,敌军被俘1000多人,美军只有4人受伤。这场意外的胜利,提高了大陆军的声望。

1777年1月3日,华盛顿又偷袭了驻普林斯顿的英军。他身先士卒,指挥部队与英军对射。在冲破英军防线后,他高呼:“抓狐狸啊,孩子们!”并策马冲向逃亡的英军。这两次战斗的胜利,使得大陆军军威大震,也使美国人对华盛顿的伟大品质有了充分了解,欧洲的政治家和将领们则把他称为“美国的费边”。

ecf6f4af92fb1cf99459b62f4358bc9a.jpg

然而,大陆军在特伦顿和普林斯顿的胜利,虽然消耗了英军的部分实力,但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英强美弱的兵力对比,也没有改变武器装备英优美劣的态势。1777年9月,费城陷落。华盛顿决定给英军再来一次“特伦顿式”的教训。他选中了日尔曼顿,英军方面,由豪将军亲自率领的5000主力驻守在这里。豪将军极其轻敌,根本不修筑任何防御工事。

10月3日,华盛顿率领8000大陆军和3000民兵,奔袭日尔曼顿。由于天公不作美,浓雾弥漫,使人看不见敌军的情况,美军先胜后败。但这次战役在国际上产生了影响,法国外交大臣维尔仁原来对是否要冒险与美国结盟一事犹豫不决,在这次战役后,他称赞道:“拉起一支部队,一年之中能提高到这种水平,这已说明了一切。”豪将军也不敢再轻视华盛顿,开始在费城周围修筑防御工事,把所有部队撤了进去。

美国独立战争真正的转折点是这年10月的萨拉托加大捷。一直坐山观虎斗的法国从这次大捷中看到了美国人民的力量,于1778年2月与美国缔结同盟条约,投入了反英斗争的行列。此后两年,西班牙、荷兰也参加了反英斗争,普鲁士、俄国等国家则成立了有利于美国的“武装中立同盟”。整个形势明显有利于美国。

1781年秋,法国海军封锁了约克镇的出海口;10月,英军统帅康瓦利斯率7000多名英军向美军投降,美国人民的民族解放战争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这次大捷也是独立战争以来美军取得的最大一次胜利。当这一消息传到英国唐宁街首相官邸时,诺思勋爵不由自主地张开双臂喊道:“上帝啊!一切都完了!”1783年9月日,英美双方在巴黎和约上签字,历时8年的独立战争宣告结束。

在领导独立战争的战斗中,华盛顿最为人称道的是他的坚忍不拔与高超的组织才能,他的感染力和号召力。1776~1777年间是大陆军最困难的时期,尽管有几次偷袭的胜利,实际上英军仍控制着战场上的主动权,美军在战斗中多次失利,士气不振,几乎接近瓦解的边缘。许多人当了逃兵,有的思家心切,还有的甚至叛变投敌。

c9c474486a129329ec5990c895fd8d15.jpg

1777年12月,为保存有生力量和整顿部队,华盛顿决定把部队开到离费城西北20英里外的伏吉谷过冬。这里林木森森,荒原起伏,易守难攻。但要在这个满目荒凉的荒野中过冬,困难可想而知。华盛顿后来曾这样谈到这次行军:“我们可以说,在尚未失传的历史书籍中,找不出一支军队像我们这支军队这样遭受着这种闻所未闻的艰苦环境,而且,还自始至终一贯地以忍耐和刚毅的精神来忍受这种艰苦。

那些士兵,衣不蔽体,夜无毡毯,没有鞋子,赤脚行军,从他们脚上滴下的血迹就可以找到他们的行踪,他们身上几乎没有粮食,他们穿过云雾,踏过积雪……”。晚上,他们只能烧起篝火取暖,烟火把大家的眼睛熏得发肿发痛,眼睛与兔子的眼睛那样红。一个随行的法国人曾记录了初到伏吉谷的生活:伏吉谷周围的农村已被夏天的战争弄得贫困不堪,无法支援自己的军队;那些士兵们,既没有棉衣、帽子、衬衣,也没有鞋子;他们的腿和脚都冻得发黑,常常只好截肢。

在这种情况下,华盛顿以身作则,他等到所有的士兵都搬进木棚后,才把自己的司令部从茅屋里搬出来。同时,他一方面大力向大陆会议呼呼,要求解决士兵的给养问题,另一方面通过一系列的思想和组织工作,对部队进行整顿和训练。他组织士兵学习潘恩(《常识》的作者)写的文章《美国危机》,使他们牢牢树立为祖国独立和自由而战的信念。

他还请来普鲁士军事专家施托伊本男爵负责军事训练工作。施托伊本受在欧洲进行外交斡旋的富兰克林的推荐前来美洲,帮助美国人民的独立战争。华盛顿军队中的高级军官没有一个受过军事院校的正规培养,所以对大陆军此后的战斗来说,请施托伊本来指导军事训练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美国的独立战争,是世界史上一次殖民地人民争取民族解放的战争。华盛顿作为大陆军的总司令、革命战争的直接指导者,为夺取战争胜利发挥了重大作用。他的献身精神、优秀的组织能力和指挥才干,得到了美国人民的赞誉。战争胜利后,1783年12月23日,华盛顿正式向国会提交辞呈,辞去大陆军总司令一职,返回自己的庄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