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述说历史!微信公众号:

明神宗生平故事介绍:明神宗为什么不喜欢皇长子朱常洛?

时间:2018-10-24 18:30:00编辑:浮泊凉

万历六年(1578),明神宗举行大婚典礼。婚后,皇后迟迟没有生育,直到万历九年(1581)才产下一女。皇帝没有儿子,皇位继承便出现问题,这是事关国本的大事,一时间,皇帝什么时候能生皇子便成为朝野关注的热点。万历十年(1582)八月,王恭妃生下神宗的皇长子朱常洛,这本是大喜之事,然而明神宗却反应冷淡。为什么会这样呢?

事情还要从皇长子朱常洛的生母王恭妃说起。原来王恭妃本是慈宁宫的宫女,一次,明神宗来到慈宁宫索水洗手,王氏捧了水盆侍候神宗洗手,不想神宗一时兴起,便“私幸之”。不料“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明神宗的这次意外风流却使王恭妃怀上了身孕。慈圣李太后看到王氏体形出现变化,追问之下得知此事。一日,神宗陪李太后用膳,李太后便向神宗问起他私幸王氏之事。神宗因为王氏出身卑微,加上自己也并不是真的喜欢王氏,便矢口否认。

不料纸包不住火,原来明朝制度,皇帝对宫女“有私幸,必有赐赍”,随侍的文书宦官即在内起居注上记录下来,以备需要时查核。李太后早已查过内起居注,掌握事情真相,见皇帝否认,便命人取来内起居注。面对白纸黑字的证据,神宗只得低头承认。李太后见神宗对此事有意隐瞒,便开导神宗说:“我年纪已经老了,还没有孙子,如果王氏能生个儿子,也是宗社的福分,何必要隐瞒呢?”母命难违,神宗不得已在万历十年(1582)四月,将身怀六甲的王氏册封为恭妃。

12d04ae1040311aefb440a14fcd37e06.jpg

明神宗画像

同年八月,王恭妃生下皇长子朱常洛。然而,神宗毕竟对王恭妃缺乏感情基础,册立其为恭妃也是在母亲压力下的违心之举,因此尽管王恭妃生下皇长子朱常洛,神宗却长期不给其加封位号,甚至还将她打入冷宫,根本不见她一面。朱常洛也因为母亲不受宠,惨遭池鱼之殃,史载自朱常洛诞生始,“一应恩礼俱从薄”。

有人认为,神宗冷淡王恭妃母子的最重要原因,便是早在万历十年(1582)三月,也就是在李太后压力下册封王氏为恭妃之前,神宗就已经爱上另一个女子郑氏。郑氏是大兴人,万历初年进宫,有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容,更兼聪明伶俐,善解人意,深得明神宗的喜爱,可谓是三千宠爱集一身。与王恭妃册封的艰难相比,郑氏的进封可以说是一帆风顺,万历十一年(1583)册封为德妃,万历十二年(1584)进封为贵妃。

万历十四年(1586)生子朱常洵后,神宗便以生子有功为名,将其位号进封为皇贵妃。而王恭妃虽然早早地生了皇长子,却连贵妃的位号也没有得到。神宗欲进封郑氏为皇贵妃时,曾遭到大臣的指责,户科给事中姜应麟在奏折中指出,封郑氏为皇贵妃而不进封王恭妃,于情于礼都不合适,因此要求神宗收回进封郑氏为皇贵妃的成命,如果一定要进封郑氏,也应该先进封王恭妃为皇贵妃。史载神宗看到奏折后大怒,用手连连拍着桌子大骂,结果姜应麟被降职到边远地区任杂职,郑氏被进封为皇贵妃,而王恭妃依然没有得到进封。

a4ffd4e791f9a121fa3aa92c0a66408f.jpg

史载郑氏生了皇三子朱常洵后,便倚宠向神宗要求立朱常洵为太子,而神宗因为宠爱郑氏,爱屋及乌,对皇三子朱常洵也非常喜爱,有意立他为太子。《先拨志始》记载,北上西门(紫禁城西北门)之西,有大高元殿,供奉真武大帝,郑氏与明神宗曾特地到大高元殿行香,并在殿中设下将来立朱常洵为太子的“密誓”,并“御书一纸,封缄玉盒中”,由郑氏保存。正因为神宗一直有意立朱常洵为太子,因此对皇长子朱常洛便态度冷淡。

按常规,皇子七八岁时便应出阁讲学,接受教育,但神宗直到朱常洛13岁时才在群臣的力争下勉强同意让他出阁讲学。而朱常洛在举行冠礼、大婚甚至册立皇太子时,也没能得到正常的待遇,“一切典礼俱从减杀”。

朱常洵出生后,郑氏被进册皇贵妃,群臣意识到神宗有废长立幼之意,首辅申时行便上疏要求“册立东宫”,称“祖宗朝立皇太子,英宗以二岁,孝宗以六岁,武宗以一岁,成宪具在。”结果神宗仍以朱常洛年纪太小为由,称过两三年再举行册立。到了万历十八年(1590),申时行再次提出册立东宫,神宗仍然借口“长子犹弱”加以拒绝。

7eefb2d1969feefa19e07619cdc3e187.jpg

由于申时行等内阁大臣纷纷采取“杜门求去”的方法抗争,神宗无奈,便答应到万历二十年(1592)春举行册立仪式。到了万历二十年(1592),神宗再次反悔,以“小臣烦激,违旨侮君”为名,将要求册立东宫的大臣或夺俸或杖责或斥逐为民。万历二十一年(1593),朱常洛12岁,神宗已经无法以皇长子年幼为借口,便找了个新借口,称皇后年尚少,也许还会生儿子,因此要再等两三年,如果皇后还没有生子再行册立。此论一出,举朝大哗。

正当朝中大臣对册立东宫一事争论得沸沸扬扬时,李太后感到不能不出来说话了。王恭妃原是她宫中的宫女,李太后是喜欢她的,也心疼长孙朱常洛,因此决定干预此事。有一天,神宗到慈宁宫向母亲请安,李太后借机问神宗:“外廷诸臣多说该早定长哥(明代宫中称太子为长哥),如何打发他?”神宗回答:“道他是都人(明代宫中称呼宫女为都人)的儿子。”

李太后闻听此言不由大怒,正色训斥道:“母以子贵,宁分差等?你也是都人的儿子!”神宗原本只是想为不立朱常洛为太子寻找个理由,却忘记了李太后也是宫女出身,早年以宫女身份为隆庆皇帝生下了朱翊钧(即明神宗)才进封为贵妃,换句话,自己也是都人的儿子,如果都人的儿子就不能立为太子,自己这个皇帝也当不成了。听到母亲训斥,神宗惶恐万状,急忙伏地请罪。经过这次事件,神宗自知理亏,不得不让步,同意册立朱常洛为太子。

然而,尽管朱常洛被册立为皇太子,地位却并不稳固,一方面神宗册立他为太子并非出自真心,另一方面郑贵妃时时想造成“易储”的局面。朱常洛的皇太子地位岌岌可危,使朝野上下那些维护祖宗法度、维护正统观念的人们忧心忡忡,民间也议论纷纷。神宗对太子的冷淡使得太子地位始终未能真正巩固,这导致了“妖书案”、“梃击案”等一系列疑案的出现,使当时的政坛因此动荡不定,为日后的党争之祸种下了祸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