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述说历史!微信公众号:

项羽的得力爱将龙且是怎么死的?

时间:2018-10-14 07:00:00编辑:浮泊凉

话说韩信为了立功,听从部下蒯彻的建议,硬是不听从郦食其以和平方式来解决齐地问题。齐王不得已只好把“妖言惑众”的郦食其扔进了油锅里炼油去了,然后一反常态,把橄榄枝抛向了项羽(他除了项羽已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在跟各自的利益直接挂钩的情况下,项羽接受了齐王抛来的橄榄枝,两人重归于好,很快进入了蜜月期。当然,这个蜜月期项羽并没有亲自到齐国和齐王去享受(他要全力对付刘邦),而是派了一个心腹校将去了,这个心腹校将就是被他视为“左膀右臂”的龙且龙大将军。

为了显示他的诚心,龙且这一去竟然带了二十多万楚军去了。

龙且的到来,得到了齐王的热情接待。他们两军一合,顿时琴瑟相合,人声鼎沸,士气高昂得热火朝天。与齐王的大喜过望不同,韩信本来顺风顺水,正要把齐地踏平在自己的脚下,突然听说楚军最为得力的猛将龙且来了,心里顿时像泼了一盆凉水。

74bffb358413e8ed517010882f7472bf.jpg

凭他在赵地临时征集的那点兵,怎么能和龙且二十万大军相比呢?他不禁有点畏惧了。是啊,就算他本领再高,那又如何?有句俗话说得好,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要行军打仗,如果手中没有兵马,你就算有千万妙计也白搭,这仗总得有兵才能打吧。正是因为这样,韩信当时一度想撤师避其锋芒。但转念一想,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如果此时撤军的话,那么他整个军事行动将半途而废,所有的努力将前功尽弃了。如果是这样,还不如早听郦食其的建议议和呢!在功名利禄的诱惑面前,他最终决定来打一次漂亮的翻身仗。

在这一仗开打前,他还做了一件必须要做的事,那就是马上向刘邦请求派兵来援。面对韩信的求援,刘邦可犯难了。眼下正被项羽压得喘不过气来,要是派兵去支援,那么他这边的兵力就会严重不足。

正在这时,张良出场了。刘邦就是这一点好,他手下拥有太多太多的人才。不像项羽那样,没有了范增后,就只剩下他自己这个光杆司令了。此时虽然萧何和韩信不在刘邦身边,但汉中三杰之一的张良在啊。更何况就算张良不在,已排在第四谋臣位置的陈平也在啊。

正是他们的轮番献计,使得刘邦每次在最危急的时候都能逢凶化吉。刘邦虽然自己没啥本事,文不能文,武不能武,就知道一个脚底抹油的字——逃。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善于听从别人的意见和建议。

3a26d930323aef4c8234f57874a80f7e.jpg

善于拉拢人才,又善于听从这些人才的“金玉良言”,这就是刘邦唯一能胜过项羽的地方。有了这一点就足够了。因为刘邦这一优点恰恰是刚愎自用的项羽的致命弱点。这也是刘邦为什么能最终在长达三年的楚汉相争中取得最终胜利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这次面对刘邦的一脸难色,张良就说话了,他说现在我军有这条深涧做屏障,楚军一时半会儿还攻不过来。大王可以放心派兵去支援。于是刘邦在张良的建议下,在一个夜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派曹参、灌婴两员大将带领数万人马秘密出发了。

韩信在得到了两员猛将的支援后,信心大增。韩信VS龙且,两军随即在淮水河边展开了正式对垒。

龙且早就在等着与韩信面对面地决一死战了,于是磨刀霍霍,厉兵秣马。但就在他准备大干一场时,淮水河对岸的汉军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韩信的突然消失,使得龙且面临了一次抉择。一次艰难而至关重大的抉择:是渡过河去“乘胜”追击汉军,还是继续留在“老窝”观察敌情?

俗话说有其子必有其母,把这句话再引申到战场上来就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部下。项羽那是啥脾气,说话直里来直里去,办事雷厉风行风风火火的,一根筋非要走到底的。他手下的良臣猛将自然也差不到哪里去。

龙且本来就没把这个曾受过“胯下之辱”的韩信放在眼里,现在看到他突然撤军,他第一反应就是认为韩信害怕而选择了逃命。因此,他没有多想就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追击。

龙且利令智昏了,但他的部将却并非个个是饭桶,偏将周兰就很尽职尽责地对他进行了劝说。中心思想归纳为一点:韩信素来诡计多端,他突然退兵,肯定有诈。因此提出一个彻底打败韩信的绝妙战术,四个字:坚守不出。

c3291285f76a92bdd4b1bae469585a38.jpg

随后他又做出了这样的解释:韩信现在身在齐国境地,齐国的百姓们必定会自发组织人力物力来反击韩信的“入侵”。时间一长了,韩信孤军深入,粮草就会出现问题,一旦断粮,我们再出兵,韩信就必败无疑了。

应该说这的确是当时打败韩信的最佳办法。如果龙且真按照周兰的说法去做,楚汉之争的格局将因此而彻底改变。然而,事实再度证明,理论说得再好、计谋想得再妙也没用,关键还得看主帅的决定。龙且当时充分体现了作为项羽最为得力大将的“项氏风格”——刚愎自用,他不顾众将的劝说,马上率兵渡河去追韩信。

追到淮水河中央的龙且居然没有发现河水似乎在一夜之间就变得特别特别的浅,居然骑着马就可以趟过河去。他手下的部将周兰发现了这个很严重的问题,但问题是他并没有说话的机会,因为龙且已经一马当先地渡过了淮水,他要生擒韩信立战功。

周兰没办法只得追随龙且而去了,然而,他的担心很快就变成了现实,楚军的大部队正走到河中央时,突然听见“哗啦”一声,千万不要以为这是下雨了,雨还没下,洪水就像猛兽一样猛扑过来,顿时泛滥成灾。这下楚军就是想逃跑也来不及了,数万人马顿时被河水冲走。

这真是一场百年不遇的大洪水啊,它不但冲走了众多楚军,还把楚军一刀两断隔离在淮河的两边。岸东的大量楚军,这时候已被突如其来的洪水阻住了去路,却只能充当观众,望着河西的自己的主将龙且和周兰。而岸西此时只站着龙且和周兰等孤零零最先渡过河来的一两千士兵。他们望着身后泛滥成灾的洪水,已是弱不禁风,瑟瑟得像寒冬里的树叶。

此时龙且再笨也知道这没来由的河水肯定不是自然灾害了。这的确是韩信事先就安排的,他连夜叫士兵用空粮袋装好沙子,堵住了河上游的水。韩信渡河去,只是为了引来龙且这条大鱼而已,等他一过河,上游就开始放水。可惜龙且明白得太晚了些。